首页 男生 其他 何以别离久,何以不得安

第六十六章

  林别在杭州待了三天,每天都是早出晚归,集团里的事情多到安排不过来,每天只是听区域执行的工作汇报就要半日,下午又得带着高层开决策会议,每每深夜才回到别墅。

  虽然林别吩咐秘书白日陪梁久多出去走走,但是梁久仍然窝在别墅里根本就没出门。

  林别听到秘书汇报的时候眉头紧了紧,什么都没说。

  第四日,梁久正在为林别准备宵夜食材的时候,林别风尘仆仆地从外面回来了。

  他将外衣随手放在沙发上,头发沾着露水,看向梁久的时候微微一眯。

  “做什么呢?”

  “炖汤……”

  “嗯?”林别斜靠在门边,双手环胸。

  梁久将焯好水的排骨放入汤煲,“想着你回来可以喝一点。”

  排骨洗得干净,倒入水后便清澈见底,梁久将玉米和胡萝卜依次放入,然后盖上盖起了火。

  “今晚出去吃。”汤煲在灶台上发出嗡嗡的响声,林别顿了顿,又说,“晚上再一起喝汤吧。”

  林别开车带梁久出去,阿姨出来给梁久递了披肩,她的肩膀单薄挺直,披上后从后面看就像一张纸。

  车缓缓驶出了住宅区,西湖的夜色在眼前展开,梁久看着霓虹灯闪烁的光霞发起了呆,直到玻璃蒙上薄薄的雾霭,她才听见林别在说话。

  “方寻离婚了。”

  嘶嘶嘶嘶……

  梁久的手指在窗户上描绘着什么,脸都没有转过来。

  “上个月底的事情,据说孩子也给了女方,好像是他出轨了,他父亲把事情压了下来,但是没有不透风的墙,那个女的自己找记者说的。”

  “嗯。”梁久看着自己画的四叶草,然后摇摇头,“怎么不像。”

  “结婚前他曾经给我打过电话。”

  梁久将四叶草擦掉,然后哈了一口气,她想画一朵花,白色的,娇嫩的,会渐渐消失的花。

  林别在等红绿灯,他的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轻拍着。

  “他让我好好照顾你,还说会给我打一笔钱,是你的嫁妆。”林别转了弯,街道边的景致变得安静许多,他将车得平稳顺滑,十分镇定的样子。

  “毕竟是你的娘家人,我就答应了,今天钱到账了,两个亿。”

  车停在了日料门口,木质的栅栏上闪着星星亮亮的微光,门口的服务生穿着黑白的西装笑得热烈。

  “我听说你喜欢吃日料。”林别卷起了袖子下了车,然后绕到后备箱取了伞,他为梁久开了门,柔声说,“这也是他告诉我的。”

  梁久仰头看去,他的鬓间被雨水打湿,外面的雨忽然下得更大了,那个穿西装的服务生打了一把足足能够容纳四五个人的伞走了过来,林别没有理会,他看着她。

  梁久推了他一下,他不动,仍然半个肩膀在雨帘之中。

  “他还说,下雨天最好陪着你。”林别清秀的脸在微光中,“我没记错的话,伦敦经常下雨吧,他有每次都陪你吗?”

  梁久扑腾一声从车上跳下来,车是越野的,底盘很高,她跳下来的时候带着一股劲儿,然后差点踩在他皮质的鞋上。

  服务生默默为两人打着伞,林别揽住她的腰身,进门前在她耳边呢喃道,“我们都别喝酒,今晚别喝酒。”

  ***

  林别露在袖子口的手腕利落白皙,一圈一圈地研磨着山葵。

  日式的隔间里,光线都是暖的,四周的门扇被顶上的空调吹得嗡嗡作响,梁久抬头看了看。

  “开了暖风,你不喜欢?”

  梁久摇摇头,心里还在斟酌着他的话。

  那日在程方圆那儿他说过,要备孕。

  近日他说,我们都不喝酒。

  两人吃饭的时候很安静,除了杯碗筷子相碰发出的清脆声。

  帝王蟹被分成了好几种料理,壳子炖了粥,腿清蒸,其他的做成了刺身,端上来的是俨然一个庞然大物,将整个桌台铺得满满的。

  热粥下肚后,终究冲淡了外面的湿冷,梁久的脸色缓了缓,林别看她面色红润起来,嘴角的僵硬便柔和许多。

  “林别。”她将茶盏放下,淡抹的脸犹豫了几许,“你到底为什么和我结婚?”

  林别正在拨着蟹腿,雪白的肉一脱壳便甜腻扑鼻,他送到她嘴边,然后看着她。

  “你不知道吗?我从很久很久以前就想这样了。”

  “林别……”

  “先吃了它。”

  梁久无奈,只能将蟹腿放在盘子里,那蟹肉肥美壮硕,在盘子里支了出去。

  她咬了一口,甜甜的滋味充盈着口鼻之间,随后一点点咸的滋味也都忽略不计了。

  “我不会见他的。”梁久抬眉,眼睛水泽光艳,“我不会见方寻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林别说罢又将另一只蟹腿堆在了她碗里。

  ***

  方寻打的钱第二天就交到了梁久手里。

  说是给梁久的,不过是用的一张卡的形式。

  卡的主人依然是方寻,只是将密码告诉了她,随着卡来的还有一个手机,就是和卡捆绑的手机号。

  林别秘书送来这些东西的时候,梁久正在浇花,她最近种了一株芍药,是从鲜花市场买来的,移植到盆里后不知怎么生得不算好。

  “放下吧。”

  秘书犹豫了下,这么贵重的东西,夫人都不看一下吗?

  梁久见状,只好放下花洒接过银行卡和手机,末了问道,“听说西部在建小学,你以林别的名义都捐了吧。”

  秘书睁大眼睛,“林总说让你自己用……”

  “我不需要钱,捐了吧。”

  捐钱的事情很快就办好了,这几天林别似乎心情特别好,每天早早下班就带她四处地吃。

  梁久问他什么时候回去,他就说还有些事情没有办妥。

  一晃两人就在杭州待了一个月,江南的冬天来得晚,但是一入便是阴湿难耐,别墅里通天开着地热,干燥得让人不适。

  林别最近好像没有那么忙了,有时候白天也会在别墅里呆着,他看了那株芍药后,第二天就叫了个花匠来,不过几日那株花又影影绰绰地绽放了。

  手机叮咚一声响起的时候,梁久愣了许久都没反应过来。

  声音是从床头柜里传出来的,可是她的手机明明就在床上放着。

  打开抽屉,黑色的手机屏幕亮着,一条简短的短信。

  “我们见面,周日风雨楼,二楼,等你。”

  啪……

  她将抽屉合上。

  又打开。

  再读一遍短信,这次完整了。

  “我们见面,周日风雨楼,二楼,等你。——方寻”

  梁久想起来了,这手机是和方寻的卡一起送来的。

  ***

  林别将文件签完,看了看时间,五点一刻,还早。

  他将剩下的工作都带走,然后从沙发上捡起外套,接过秘书递过来的咖啡。

  因为江南分部今年高层换血,所以林则然派林别来的时候就嘱咐过务必谨慎行事,只因江南是林家的根,这里盘根错节地养着一批元老级的董事,不是随便可以差遣的。

  因此林别每日浸在这些人的工作中,分身乏术。

  但是这并不是他来杭州的目的。

  推开白色的门,他将所有人都支走,然后静静地看着病床上的人。

  胡枫是醒着的,但是支支吾吾地说了几个字,接着就眼神空洞地看向天花板,手里的苹果握得紧紧的。

  “先生,最近几日还好吗?我给你带了几本书。”林别将书放到胡枫手边,然后坐到床边,“这几日天气凉了,护士说你不愿意出去走,不如就看看书吧。”

  胡枫点点头,又摇摇头。

  林别笑了笑,“会好起来的。”

  胡枫眼神一转,有了对焦。

  “我是说天气。”林别将他手里的苹果拿走,然后递上一杯热水,“过几天,我就带她来看你。”

  胡枫又是点点头,然后摇摇头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